毛衣编织 毛衣编织网 联系电话: 0771-2842683 联系手机: 13877169243
  毛线批发logo

  羊绒系列类型

  绒线系列类型

  丝线系列类型

  针织系列类型

  蚕丝系列类型

  棉线系列类型

  编织系列类型

  散装系列类型

  毛衣系列类型

  电话:0771-2842683
  手机:13877169243
  传真:0771-2842683
  QQ(微信)771336718
  邮箱master@
  地址南宁市和平商场四楼南区2235号
 
 
 
 
 
 
 
联系方式
 联系手机:13877169243 联系电话:0771-2842683 QQ:(微信)771336718
产品中心|Prod  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-编织技术-丁玲的红毛衣

丁玲的红毛衣

以下内容来自 百度新闻 (news.baidu.com)搜索关键字毛衣

李辉

甲子年九月(1984年10月),丁玲迎来八十大寿。半年之前,她决定创办一个文学刊物,她哪里知道,距1986年四月去世,她的生命行程只剩下最后两年。

八十丁玲,一点儿不服老,倔强,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儿,而劲儿的背后,又让人感到她的心底,总在与什么人、什么事憋着气,暗暗地与之较劲。其性情,其冲动,其忙碌,哪里像一位年届八十的老太太,倒更像早年创作《莎菲女士的日记》、1931年“左联”时期主编《北斗》的那个年轻丁玲!

甲子年冬日,丁玲总爱穿红毛衣外套。《中国》创刊招待会上,第四次作代会期间,她穿的都是红毛衣。红得醒目,远看,近看,都是一团火。

时任丁玲秘书的王增如女士在《丁玲与〈中国〉》一书中回忆,作为中国作协创作委员会主任的丁玲,提议召开一个小说创作座谈会,座谈荣获1983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的作品。讨论会邀请20多位老中青作家,但受邀的几位中青年作家无人前来,结果,讨论会成了名副其实的老作家聚会,其中大多与丁玲关系良好,如草明、舒群、魏巍、雷加、骆宾基、姚雪垠、李纳、曾克等。第一天会议上,有老作家开玩笑地说,索性创办一个刊物,就叫《老作家文学》。次日,魏巍将这一戏言变为具体建议,提出由丁玲出面主编这一刊物,但决不能叫《老作家文学》。谁都没有想到,一群老作家的一次偶然热议,真的将丁玲推到了前台。

这个烫手山芋,最初起名为《中国文学》,后在刊物登记时,因与外文局的英文刊物《中国文学》重名而临时更名为《中国》。

身穿红毛衣的丁玲,携《中国》之梦与大家见面了。

11月28日下午,《中国》招待会在北京新侨饭店举行。此时,刊物的名称还叫《中国文学》,会场醒目地悬挂着刊物徽标:一页白色稿纸飘动在一个鲜红的大圆圈之上。有意思的是,当丁玲举办这一招待会时,刊物还未拿到刊号。大约一个月之后,文化部才向中国作协发来《同意创办中国文学双月刊》的批文,获准办理期刊登记。这的确是一特例。《中国》正式出版时,主编为丁玲、舒群;副主编为魏巍、雷加、牛汉、刘绍棠。另有十五名编委,最年轻者是贾平凹,其余均为老作家。

在岁末第四次作代会召开之前,《中国》创刊招待会堪称甲子年间文坛的一次盛会。老中青几代作家300多人,不同关联、不同倾向、不同心境,出现在同一场合,热闹,轻松,自由组合入座,真正成了一次作家的大派对。

丁玲自然是十年前那个聚会的中心。

然而,丁玲最后的文学身份回归实在来得太迟,留给她的时间已然不多。她所面临的最大困惑最大难题,恐怕还不是时间,而是她近几年来自己塑造出的“向左走”形象,在不少人、特别是中青年作家心中难以轻易消去。哪怕可以出席她的招待会,哪怕可以当面对她表现出客气的尊敬,但对她的疏远甚至排斥,始终存在。当时我曾听到过一个说法,认为她在第四次作代会开幕之前,率先举办招待会,是想改变“清污”时的形象,为自己“拉选票”。后来,在四次作代会选举理事会时,有代表私下议论如何不给丁玲投票。选举结果,出人意料,在当选的理事中,丁玲只名列第39,而在5年前召开的第三次作代会上,她的票数仅次于巴金,与茅盾并列第二。短短5年,大起大落,丁玲为她的政治色彩和走向选择,付出了代价。

不妨设想,如果从1979年开始丁玲就进入到创办《中国》的状态,走在思想解放的前列,与巴金等同龄人一样,扮演“新时期文学”的推动者,那么,人们一定会以另外一种目光注视她。当然,没有“如果”。在政治色彩浓厚的年代,在文坛派别情绪波动的环境中,许多人来不及、或者说根本没有做好准备,来理解丁玲突兀而来的、试图摆脱政治身份的努力。

甲子年冬日,那个红毛衣的身影,似乎一时风光,可有谁知晓,这个人的内心深处,深藏着莫大的失落感,无法驱散。

 
07712842683